详细内容 更多+

政策利好,光伏如何高飞?

     国家统计局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8月份工业利润相比7月降幅扩大,经济仍处于下滑态势。光伏作为清洁能源,初略估算1GW建设将带来100亿元投资,此次能源局上调电站规模5.3GW,将带来逾500亿元的投资,为经济增长起到助力效果。
  在政策支持加强、国内市场不断启动的情况下,中国光伏行业逐步走出低谷,光伏产业延续快速发展态势,光伏电站获得市场扩容机遇。
  “2020年光伏发电规模目标已明确从之前的1亿千瓦上调50%到1.5亿千瓦。”在10月13日召开的2015中国光伏大会暨展览会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新能源处处长董秀芬透露。
  以此目标倒推,“十三五”期间每年需新增约2000万千瓦左右的光伏装机,大幅高于此前的平均水平。
  而就在不久前,国家能源局还对外发布了《关于调增部分地区2015年光伏电站建设规模的通知》(下称《通知》),全国增加光伏电站建设规模530万千瓦(5.3GW)。此次国家能源局调增装机规模是在之前下达的2015年1780万千瓦新增装机规模的基础上增加了30%。这无疑给正在复苏路上的光伏行业打上了一剂强心针。
  那么,光伏市场和相关企业该如何借势启动?
  装机目标上调
  能源局通报的情况显示,截至今年6月底,全国光伏发电装机容量达到3578万千瓦,其中,光伏电站3007万千瓦,分布式光伏571万千瓦。光伏发电装机已完成“十二五”3500万千瓦的目标。
  能源局随后增加530万千瓦年度装机容量。董秀芬称,到2020年,光伏发电装机目标初定1.5亿千瓦。这比《能源发展战略行动计划》提出的1亿千瓦增加5000万千瓦。
  按照原定的1亿千瓦装机目标计算,未来5年每年需新增装机大约1500万千瓦左右。目标上调至1.5亿千瓦后,对应每年需新增装机大约2000万千瓦左右。不过,董秀芬也称,每年2000万千瓦左右的新增装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会根据执行情况调整。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副理事长孟宪淦曾对媒体表示,讨论阶段的“十三五”光伏发展目标甚至有2亿千瓦的说法。
  光伏装机目标上调,都是按照非化石能源占比倒推下的选择。董秀芬认为,目前新增水电项目的资源条件越来越差,核电建设不顺利,风电规模相对稳定,只有光伏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截至2014年底,中国并网光伏装机规模2805万千瓦。其中,2014年新增光伏装机10.6吉瓦,相当于1060万千瓦。今年以来,在政策推动下,光伏装机继续大幅增长。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理事长、天合光能董事长高纪凡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新增装机已经达到10.5吉瓦,与去年全年装机规模持平。
  晖保智能总经理徐天分析称:“首先,对于光伏生产企业而言,预示着今年第四季度将出现一轮新的订单潮,这无疑是为产业注入了一针强心剂;其次,这意味着项目的立项、建设以及收益期的提前,原本今年没有机会立项的项目很可能将获得审批并投入开发建设;此外,上调装机规模或许将引发新一轮的光伏项目投资热潮。”
  “此次调增在规划上更具科学性,是基于上半年的装机量完成情况和对下半年的预期。从宏观上来看,这再次体现了中国政府兑现减排承诺的决心和执行力,为了实现202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5%的目标,光伏发电无疑将成为最重要的策略。”晶科全球新闻发言人钱晶分析。
      节能减排倒逼
  据记者了解,各地方政府也在通过各种补贴措施来刺激光伏应用市场。8月,为鼓励分布式光伏发电系统大规模应用,解决目前分布式光伏项目成本较高的问题,北京市财政局、发改委联合发布实施了《北京市分布式光伏发电奖励资金管理办法》(下称《奖励办法》),规定对2015年1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期间并网发电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按照实际发电量给予每千瓦时0.3元(含税)的奖励,连续奖励5年,加上国家对分布式光伏项目每千瓦时0.42元的补贴,北京市的分布式光伏项目能够拿到每千瓦时0.72元的资金支持。
  在业内人士看来,节能减排的倒逼,也使得光伏发展延续高速增长态势。
  近日,中美两国元首就气候变化问题发表了联合声明。据联合声明透露,中国承诺到203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60%至65%,森林蓄积量比2005年增加45亿立方米左右;并计划于2017年启动全国碳排放交易体系,将覆盖钢铁、电力、化工、建材等重点工业行业。
  孟宪淦指出,要完成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超15%的目标,必须提高风电、光伏、水电、核电等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容量,但事实上核电尚未重启,水电装机容量提升的速度很慢,所以在光伏电站规划上适当加码是很必要的。也正是在这些综合因素的影响下,光伏电站扩容得以顺利实现。
  “一系列政策对于整个光伏行业而言,无疑是一个重大利好,这将再次提振光伏行业的发展信心,更为中国的光伏企业带来了全新的机遇。”徐天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语气颇为兴奋。
  产业明显回暖
  昌盛日电总经理吴晓峰告诉记者,随着国内多项利好政策的出台,2015年,中国光伏产业已出现明显回暖。
  钱晶表示,2015年上半年,国内工业增加值低于GDP的增速,经济增长下行压力的确较大,但惟有光伏行业逆势向上。2015年上半年的并网量为7.73GW,相较2014年上半年的3.32GW,有超过两倍的增长。而光伏行业的安装高峰往往会在下半年,所以,预计今年中国的安装量有望超过17.8GW,达到20GW的历史新高。“有着如此巨大的安装量,可以说中国光伏市场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蓬勃发展。”钱晶称。
  事实上,经过双反的教训以及国内政策的不断扶持,中国已成为光伏制造和应用并重的大国,光伏企业盈利已经逐渐从依靠出口转向了国内销售和全球电站的投资。
  根据中国机电产品进出口商会的统计数据,2014年,欧洲与美国合计占中国光伏出口额的比例已经降至30%。
  英利集团宣传部副总经理王志新此前也告诉记者,2015年,英利对欧洲市场的出货量仅占总出货量的17%,预计第二季度占比会进一步减少至10%左右。
  而在10月14日北京市发改委就《奖励办法》举行的媒体沟通会上,北京市发改委能源处处长邓岷山表示,《奖励办法》颁布后的两个月时间里,政策已经取得了明显的效果。据初步统计,《奖励办法》实施后,北京市新增备案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9个,装机规模48.3兆瓦,规模相当于以往半年备案的装机规模。
  根据初步测算,在政策影响下,到2017年,北京市光伏发电装机将超过300兆瓦,到2019年,有望超过900兆瓦。
  吴晓峰表示,“自中国政策再次实施电价后补贴时代,国内市场随之正式启动,市场格局发生较大改变,如今,中国已成为光伏需求量最大的市场。目前,中国光伏应用市场尚处于刚刚起步阶段,受过国家政策的鼓舞,2015年堪称是光伏应用市场的元年。”
  值得注意的是,在光伏应用上,企业们也在注意差异化发展。
  钱晶告诉记者,目前晶科正与多家地产公司洽谈别墅光伏社区,把太阳能发电系统作为别墅标准配置,成为新的销售卖点。同时也在全力开发全国各地的光伏示范村镇和光伏扶贫助农项目。
  吴晓峰则对记者表示,昌盛日电的农业光伏综合利用建设是其特色,其光伏农业综合园区致力于向园区化、平台化发展,专注于农业光伏项目的开发。
发展难题仍存
  不过,吴晓峰认为,尽管中国光伏的应用市场在未来3到5年将进一步扩大,但中国光伏市场仍存在三大发展困局。
  “首先是电网建设滞后,尤其是输配能力较低,导致中西部限电现象的发生;其次,国家财政补贴下发情况低于预期。”根据吴晓峰的介绍,目前发放的补贴是截至2013年9月的电站项目。而在这个时间点后建成的项目,仍在进行补贴审核当中,进度相当缓慢。
  此外,吴晓峰说,由于中国光伏项目采取配额制,这大大制约了投资的力度。
  据晋能清洁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杨立友介绍,“十二五”期间,国内的光伏安装还主要集中在西北地区的大型地面电站,分布式光伏发电的发展计划相对略有滞后。
  “在国内市场,目前最严重的是三角债问题。”杨立友指出,“其源头在国家财政部的电费补贴资金拖欠超过100亿元,时间长达一年半以上,使得电站项目现金流只能达预期值的30%至50%,电站融资的还款难度陡增,设备和工程款被拖欠。”杨立友表示,如果不从源头上解决补贴电费拖欠问题,一旦金融机构失去耐心和信心,收紧电站项目融资,看似火爆的国内光伏电站市场很有可能会出现断崖式下跌。
  徐天表示,在政策推动行业高速发展的过程中,最新科技管理手段的引入和充分的前瞻性是决定行业发展增速和潜力的重要前提。同时,对项目质量的管控、资产评估和项目盈利水平评价的正确与否,将是决定能否指引行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因素。